麓湖 · A4美术馆:持续而系统地关注着西南影像

2019-11-22 14:57 新闻资讯

 

  2008年,A4当代艺术中心正式成立,旨在促进成都及西南地区艺术发展,加强区域和国际文化交流。2016年,A4当代艺术中心已经升级为麓湖·A4美术馆。带着多年对非盈利艺术空间建设的认知与思考,现在的A4美术馆更加着力于系统性学术研究和在地艺术生态,而在影像艺术方面,A4美术馆也通过持续不断的艺术展览与项目,探索与激活西南地区的潜在能量。

  不久前,影像艺术博览会与麓湖·A4美术馆馆长孙莉女士进行了一次访谈。在此,我们对访谈内容进行了整理,并以口述的形式呈现,期望带领大家从亲历者的视角,深入了解美术馆建设背后的故事,同时也以展览“回路——2000年以来的西南影像实验”为例,讲述美术馆在西南影像方面所做的工作。

  孙莉,麓湖·A4美术馆馆长、艺术总监,目前工作生活在成都。从2007年至今,研究、策划以及出品了一系列当代艺术展览和相关文化教育活动,致力于发掘新的艺术观点和新兴艺术家。

  成都不是中国的一线城市,艺术市场一直不是特别活跃,尤其在交易层面上。但整座城市拥有1600万人口,在艺术文化领域,其诉求是非常巨大的。因此,那时我们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一家艺术空间或者机构究竟应该在其所处的区域发展中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如何通过我们的工作,推动具有差异性,特质性的艺术发展与生态建立?

  于是,我们就明确了三项非常重要的原则:第一,我们希望做一个专注于当代艺术研究的空间;其次,它应该是一个非盈利性质的空间;第三,它应该担负起艺术文化交流的责任。我们很清楚,从A4当代艺术中心到麓湖·A4美术馆,我们期待中的艺术空间/机构,不应该只是单纯的地产开发项目,而是一个能真正帮助西南地区,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脉络中,找到自身特征,从而推动在地性学术研究的地方。

  很幸运的是,在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资金扶持始终比较稳定。这对美术馆建设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在软实力方面,我们一边通过高品质的展览合作去提升团队的专业性,一边则专门策划扶持年轻艺术家的驻留项目。虽然,作为机构我们无法替代艺术家的创造性工作,但我们可以起到推动和活化的作用,从学术研究和公共项目上寻求突破。2016年,麓湖·A4美术馆搬迁新址。这对我们而言是一次新的契机。随着城市吸引力的增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艺术从业者,愿意舍弃“北上广”来成都工作,而我们机构的专业性又反过来构成这座城市多元性的一部分,使人们在这里的精神生活越来越丰富,幸福感越来越高。

  大多数人对我们的认知或评价是一家具有实验精神的、前瞻性、先锋性机构。这的确是我们坚持的方向,尤其当我们看到,这几年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工作,已经慢慢显现出了正效应。比如,2010年我们推出“青年策展人计划”,关注年轻策展人群体,把他们的研究特点、知识结构和策展方式,作为一条线索去追踪、整理。一年之后,我们又推出“青年艺术家实验季”项目,帮助年轻艺术家完成自己的实验项目。这样,在美术馆的学术系统里,从青年策展人到青年艺术家,再到作品个案,就形成了一个很好的链条。

  除此之外,我们也一直强调,一家机构如果对所在区域没有支持和帮助的话,它存在的合理性实际上应该受到质疑。当然,这种帮助有时是直接的,有时是间接的。因此,我们也花了大量的精力去做许多扶持本地艺术生态创作的工作。比如,为了支持行为艺术领域的研究,我们已经连续三年资助“UP-ON向上国际现场艺术节”,以这些积累为基础,我们也将继续举办展览,梳理西南地区近八年的行为艺术现状。对我们而言,展览只是美术馆工作的一个部分,一种呈现方式,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展览背后去构建系统性的工作,使研究的工作文本得以充分的展开。

  聚焦到影像方面,2017年我们举办了展览“回路——2000年以来的西南影像实验”。事实上,我们为了这场展览做了三年多的研究,不仅走访艺术家工作室,更通过举办研讨会来进一步分析和梳理艺术家的工作及其工作方法。根据我们的观察,2000年是一个切入西南影像比较有效的时间节点。一方面,那个时期有一些机构开始有意识地推动影像艺术的发展;另一方面,艺术家群体也开始自发组织展览或者活动。更加重要的是,正是从那个时期,生活在西南地区的艺术家逐渐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获得了不少外界的关注和奖项。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西南”不是一个单纯的区域或地理概念,而代表着一批居住在西南的艺术家其自身工作方式的巨大转变。·例如木格、张克纯就发展出一种“在路上”的工作方式,通过边行走边拍摄,他们将身体感知与影像创作结合起来;阿斗则着重关注少数民族群体和宗教题材;而以张晓为代表的艺术家又选择再次回到故土,以“西南”为据点将自己的创作辐射到更多的区域。

  实际上,这群西南地区的艺术家,在生活中基本都彼此维持着一种特别亲密的关系,他们会经常在一起聚会,一起就关注的话题、问题进行探讨,但从作品本身来看,他们又往往反映出极大的丰富性,他们之间从来不会有很强的趋同性。比如,一向以纪实见长的艺术家骆丹,在这次展览中所呈现的作品关注时间、光与虚实,许多人会注意到,这种对摄影本体语言的关照在西南地区艺术家中普遍存在,李俊在此次展览上的创作,也是基于光影的记录与观察,重新思考摄影的意义。但其实,李俊和骆丹个人的艺术创作线索是不同的。骆丹关于摄影本体的思考在2015年《何时离去》中就已经显现,而李俊《无常时》则始于一系列对于灰尘的抽象记录。在我看来,这种个性和创作脉络上的差异才能真正反映出西南影像的多重面貌。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影像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趋势。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一个视觉传播的时代,而用图像进行表达早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须。除此之外,我们也不能否认,西南地区在影像方面的确存在许多优秀的艺术家。这都构成我们将影像作为我们当下和未来重要探索方向的原因。而当我们将西南地区的影像艺术家放在一个更大的当代语境下去看,地域与之创作的影响关系就会呈现出来。

  在今天,人们所处的空间已经越来越连接化,因此这种影响与关系不会单纯显现在艺术主题和语言上。事实上,早期西南影像艺术家们的确关注相近的主题,例如张克纯,阿斗,他们的创作里面多少都会涉及一些跟西南相关的,彝族地区相关的内容,但后来这种驱动性变得越来越少,他们的创作越来越个体化。比如说,冯立的创作就坚持表现成都这座城市带给他的滋养,而其他人,有的再度回归暗房,沉迷于探索更本体的摄影语言,有的则回到自我哲学或者文本层面,进行摄影和影像的讨论。

  而之所以,西南地区会迸发出如此多样的影像创作,或许就是因为在成都,艺术家的生存压力没有其他地区那么大,进而保证了其艺术创作的空间和自由度,它不会要求艺术家按照商业化的需求来创作。与此同时,在这种较为宽松的创作环境,也不太会催生出社会介入型或焦虑对抗的作品。我们更多看到西南影像艺术家在回溯自己的家乡,回归自己的本心,回到终极问题的拷问,回到摄影本位的反思。

  “回路——2000年以来的西南影像实验”是麓湖•A4美术馆非常重要的一次尝试。在这次展览中,我们没有特别强调摄影的概念,而是使用了“影像”这个概念,因为这是一个更加包容的概念,它不拘泥艺术家究竟使用的是video,还是结合了影像的装置,甚至是现场行为表演。事实上,在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黎晨驰的《adhd》让摄影成了行为的载体,张晓的《甜蜜的爱恋》则是一种对既有图像的挪用和再创造。对我们而言,这些作品都代表了一种可贵的探索方向,它们让影像拥有越来越多的可能。

  接下去,一方面麓湖 · A4美术馆会进一步通过展览加强有关摄影和影像的历史性梳理,例如我们马上要与日本横滨美术馆(Yokohama Museum of Art)合作,展出从18世纪开始的摄影文献、器具和作品;另一方面,我们也会通过持续地对于艺术家个案的关注,就已有的课题,诸如影像与行为,影像与装置等,开展研讨会、工作坊等形式多样的工作,进而推动西南地区的影像艺术的发展。

  作为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影像艺术平台、中国大陆最为国际化的艺博会,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在过去几年中,对亚洲艺术影像市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亦建立起关于艺术影像媒介最为权威和活跃的交流平台。影像上海保持开拓精神,聚焦国际前沿,以博物馆品质提供诸多版块的全新内容,为亚太藏家、观众和专业人士提供欣赏和发现影像艺术的最佳体验。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参展画廊均通过严格甄选和精心策展,分布在核心 ( Main ) 和平台 ( Platform ) 两大版块,前者汇集了专注于现当代摄影的国际顶尖画廊,后者则是新兴艺术家和国际画廊的重要平台 。从教科书级别的艺术大师,到活跃在国际摄影和移动影像前沿的艺术新星,逾百位各个年龄层次的优秀艺术家的力作将济济一堂。博览会亦推出『在场』(Staged)、『洞见』(Insights)、『焦点』(Spotlight)、『对线;Conversations)等精彩特展和公共内容版块。